亿龙文学> 作文内容:死亡2——病毒横行21500字作文

死亡2——病毒横行21500字

发布日期:2017年07月28日 11时
第1篇 死亡2——病毒横行21500字

  第二章

  “Ok,Goooooo!兄弟们!出发!”

  “额呵!谁跟我一组?”

  “我!”“还有我!”

  一百五十人的小队共分成三组,其中一组留在飞船附近戒备。

  ……

  簌簌簌……

  森林里不知为何异常安静,只能听见这些人移动的脚步声。

  “着没事吧?”卡罗修看了看似乎隐藏着未知的四周,“好安静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。

  “没事,不就一个陨石。。

  -叽-血光一闪。

  顿时,所有人的血液凝固,不知什么东西把排头的人头弄没了,血液从大动脉中不断的喷涌!

  “啊!”又是一声惨叫,温热的血液溅到卡罗修的脸上。又有一个人被袭击,那人左手血肉模糊,就像刚刚被一刀一刀割过一样!

  “快戒备!”领队罗修才反应过来。

  所有人举起手中的激光抢,恐惧的看着四周,一片叶子的响动都能牵动这些人的神经深处。

  “保持这个队形,像空旷处移动!快……!马……马……上!”卡罗修慌张的看着一草一木,多年的作战经验也无法平息下此时他内心的恐惧!因为在荒岛是不会有人的,除了鬼!

  -踏……踏……-队伍周围的空气与他们的血液一起凝固了起来,只剩下脚步声和沙沙作响的树叶声。

  “啪!”

  卡罗修的瞳孔迅速的缩小,呼吸声变得沉重起来,四十八人的呼声盖过了周围的一切响动。

  “啊!”-砰砰砰。。。!-

  “射击,快!超周围开枪!”卡罗修大吼到。

  “啪!”一名士兵似击中中了什么。

  “走!过去看看!”卡罗修小声地说出,“保持警戒!”

  -哒——哒——哒-

  所有人缓缓走过去。

  “叽!叽——”不远处发出悲惨的呻吟声。走近,才发现是一只“猴子”?猴子身上中了几枪,可是似乎没死!可能以为是手脚被打断而落地,然而。。。

  “看!它伤口的血液是凝固的!”

  被一旁士兵一叫,卡罗修才发现这个问题,他拔出小刀,刺向猴子,可是血液病没像卡罗修预想的一样喷出来,卡罗修的瞳孔又再次缩小,以为那一刀是刺中猴子的心脏,可是猴子并没有死!而是活生生的!依然在叫着!

  “这事怎么回事?没道理呀!”一旁一名士兵叫起来。

  “是啊是啊!……”场面马上陷入混乱。

  “安静!”卡罗秀再次咆哮起来!“想活命就保持队形!”

  顿时,场面有稳定了下来,但是依然有窃窃私语的声音。

  “有没有懂医学的人?”卡罗修叫到,“到底有没有?给我出来!”

  “我!”一个刚入伍不久的士兵走了出来,“我会!”

  “马上,拿出化学化验仪一起出来给这给人!马上!”

  “哦!”

  “喂,你叫什么?”卡罗修问。

  “嗯?我吗?”

  “是的!”

  “哦,晖轩!”

  “哦,是吗?那晖轩!快一点!”

  “是的,长官!”

  -兹兹-

  一起打开后,晖轩立马滴了一滴猴子的血液,细细观察起来,但……

  “晖轩!怎么了?”卡罗修着急地问。

  一滴汗珠从晖轩的额头流下来。“长……长官!”

  “到底怎么了?”

  “这……这血液虽然凝固了,但……但是里面的细胞在不断再生!而且这些细胞我从没见过!”回旋结结巴巴地好不容易说完这段话。

  “什么?没见过?不会吧?再看看!”

  “真的!”

  队伍再次陷入混乱!

  “快,把猴子拿过来,看看它的弱点,否者我们不会有人活下去的!快”

  “是!”

  情形陷入白热化阶段,到底是什么使猴子“无敌”?

      福州40中初一:黄瀚文

第2篇 死亡2——病毒横行91000字

  第九章

  -呼——呼——呼——

  不知何时,太阳早已落下,月高悬,散发点点银光,皎洁的月在夜的笼罩下又是那么无比明亮,星,挂于月之边,兴奋的闪烁,林中,也有点点明光。美——随之出现,危险——也随之来到。。。

  第二小队

  “呼——,我靠!还没回去天就暗了!这不玩完了!大家快找一个可以安身的地方。”沙顿不爽道。

  “不爽也还是这样,快找地方住一晚吧!!!”若陌还沉浸于早晨的恐惧,显得格外激动。

  沙顿转过头“哼!还用你说!”

  -沙莎莎-

  “谁?!”若陌叫到,同时子弹上膛。

  “是我!长官!别开枪!!”一个新兵蛋子说。

  “呼——吓死我了~!!!”若陌惊恐道。

  “哼!”沙顿面对若陌此时的胆小感到极度不舒服,虽然自己也心有余悸。

  那个新兵蛋子看看了沙顿和若陌两个人,感到气氛不对,自知之明的退到一旁,继续搜索安身之地。

  “啊!!!!!!!!!!!!”一大声尖叫打破沉寂的夜晚。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!?”沙顿叫到。

  “啊啊啊!报告!找到一个山洞!啊啊啊!”很明显,这人是一个二~五~零!

  所有人往哪个地方靠拢。

  “嗯!不错!”若陌眉开眼笑的讲,“是谁找到的?”

  “我……”刚才那个新兵蛋子走了出来。

  “嗯嗯……”若陌顿了顿,“好吧!你叫什么?”

  “额,小的叫莫纱。”说的同时,莫纱做了一个专属若陌的一个招牌动作,抛了个媚眼。

  “呕……”许多人都受不住了,就连若陌打了个冷颤。

  “淡定!”若陌定了定身子,“打住!别的先别搞!先进洞再玩!”

  “呕~是啊!是啊!”大家齐说。

  “哦。”莫纱收回他的媚眼。

  ……

  “嗯!洞里好暗啊!”若陌讲到,“大家放火!”

  “是!”

  -呲-

  火把的点燃使洞内明亮了许多。

  “哇!好大!我真鸟不起!哦哦哦!Iloveme!”莫纱很抚媚的说出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看毛看!讨厌!!”莫纱本性不改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嗯,知道人家漂亮啦!可是也不用这样吧!”莫纱变本加厉。

  “长官,我们顶不住了!呕……”

  “呕,我早就吐了!呕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此时,第二小队找到安身之所,可是还会发生什么呢??

      福州40中初一:方方猫

第3篇 死亡2——病毒横行7750字

  第七章

  -空空空-

  “射击!射击!快”

  -砰砰砰-枪声回荡在林中火光四起,神秘的黑影闪过人类的眼前,枪口随着黑影移动,丝毫不知情的人还沉浸于眼前的恐惧。

  -汲!-一声血液喷射的声音响起,,大家回头发现一名士兵正捂着脖颈,但还是依稀可见伤口的大小。

  “啊!”一声尖叫,把所有人的目光拉了过去。

  只见一名士兵被一个巨大的黑色物体拉起在半空中,定眼一看,发现是一只巨大的猩猩!

  -卡啦!-士兵在空中被大猩猩拦腰截断,血液喷洒了四五米远,内脏冲内滚出,那景象惨不忍睹。

  “呜-呜-”大猩猩把尸体拿起就送进嘴内,大口吞食发出渗人的响动。

  -卡啦-

  此时,后发也冲出一只大猩猩,抡起手就向士兵们打去。

  “嗷嗷!”被打中的士兵在来不及做任何反应下就昏厥了过去,同时飞出了好几米远,撞在了树上,形成了一个人形的大洞。

  -砰砰砰!-队伍中还是有比较冷静的,沙顿举枪反击那两头猩猩。

  “嗷嗷!”猩猩发出惨叫,但依旧在前行,可是还是变慢了许多。

  “开枪!开枪!”若陌叫了起来,所有人这才反应了过来。

  -砰砰砰!-

  “嗷嗷嗷嗷!”

  可是,任凭他们怎么打都不死。

  “MD,大白天就见鬼了?!”若陌狠狠的说出,“老子和你们拼了,让你们知道我是不好惹的!”

  -砰!-

  “嗷!——”一声长啸,猩猩跳了起来,聚在了一起。

  “用手雷!”沙顿叫到,同时丢出一颗手雷,随之,几颗手雷一齐向两只猩猩飞去。

  -轰!-一声巨响,同时,两只猩猩一起到下。

  “呼——呼——呼——”若陌趴在地上喘着气,“一切都过了吗?”

  -喀拉拉-

  士兵们一个个爬起,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装备,撇了撇两只已经不动且倒在地上的猩猩,脸上的紧张的神情顿时舒缓了一些。

  “轻点一下人数!”若陌朝大家说,“看看损了多少人!”

  第二小队的危机已告一段落,可是,以后呢???

      福州40中初一:方方猫

第4篇 死亡2——病毒横行11900字

  第十一章

  -卡啦-

  沙顿子弹上膛,首当其冲。

  “NND,是谁!给老子出来!!!”对着一片漆黑,沙顿大吼道。

  沙顿打开探照灯,观察着洞内的一丝一毫,丝毫不敢掉以轻心,因为之前的事已经快要让他坚强的神经同普通人一样崩溃。

  “加油!加油!GoGoGo(@。@)!”

  后面的脑残低声呐喊着。

  “……顿无语,“给老子是上来,不要没事找事!”

  “哦!”

  由沙顿打头的几十个人抬枪缓缓向内走去,每一步脚步都蕴含着危险,走得一步比一步沉重。

  “没事吧!里面越来越暗了!!!”莫纱讲到。

  “木有事……”若陌还未讲完莫纱就道。

  “额哈!没事了!哦哦哦”

  “鸡冻毛?鸡冻毛?”人,若陌顿了顿,“听我讲完好不好!我是说木有事就怪了!”

  “e……”

  -扑-

 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~!”

  沙顿突然停下脚步,导致后面一群白痴齐刷刷的倒下。

  “额!干嘛?”若陌摸摸头。

  沙顿定了一下“你看!有两条路口!”

  “嗯,还真是!那外面的伤员。。。?”若陌讲。

  “自生自灭去吧!”莫纱摆摆手讲道。

  “嗯——”

  “eee!不要!不要!啊啊啊……”

  寂静的夜,昏暗的洞,一声惨叫划过星空,惊起森林中沉睡的万物,一个猥琐的生命,完结了……

  “嗯,我们有多少人来着?嗯嗯嗯,哦!三十七!对有战斗力的有三十一个!”若陌讲。

  “……不对,要再减去一个!那就是……”没想到沙顿也会加入这次谈话。

  “是哦!你好聪明!”若陌讲。

  这是,不知何物一把抓住了若陌的脚,同时,一个低沉的呻吟想起。

  “长官,我……我还活着……”

  “唉!还真是哦!”若陌幸灾乐祸,“好!加上你吧!”

  “……”

  -滴答-

  -哗哗哗!-

  不知什么又再次发出声音。

  “警戒!马上换队形,缓缓前进!

  “是!”

  -嘎嘎嘎-

  这时,一个东西冲出,那会是什么?!(QQ761099513死1空间首发啊啊啊……)

      福州40中初一:方方猫

第5篇 死亡2——病毒横行6600字

  第六章

  第二小队

  -喀——喀——喀-

  在白天的森林之中,依旧是只有点点星光,在寂静的点缀下,依旧是如同黄昏一般昏暗,在加上之前血腥无比的尸体在人们眼前的呈现,此时的气氛是非常紧张的,虽然说大家实战比较丰富,但是面对这些久久未见的尸体,还是会有一些恐惧感的,尤其是其中还有新兵所

  在。

  -咔嗒!-突然!一声树枝折断的声音响起,骤然绷紧了每一个人的心。

  “啊!”队伍中发出阵阵尖叫。

  “我卡!给我安静点!”沙顿暴躁的叫出,“NND,叫毛叫!”

  缓缓一下,队伍立马安静了下来,但是随之响起的是沉重的阵阵呼吸声。

  -咯啦啦-

  “呼——呼——”沙顿抬起枪,缓缓向前走去,原本就是大嗓门的他,此时的一呼一吸盖过了许许多多的响动。

  -咔嗒-所人有都抬起手中的抢,惊恐的看着四周,仿佛是猎物在被不知何物的猎手盯上的不安。

  -喀喀喀-

  沙顿一步步走向一个未知的领域,汗水缓缓流下。

  “嗯!”若陌在后面看的提心吊胆。

  突然,沙顿大喝一声,用枪指着一个不知是何的东西。

  “过来!似乎有好玩的了!”沙顿讲。

  大家走了过去,发现满地的尸骨!

  “啊啊啊!”

  “这……”若陌彻底无语,“这是……”

  “是尸骨!哼哼!不打简单啊!”沙顿变出了他冷冷的面孔,“看来有东西在等我们了。哼哼!”

  -沙莎莎-

  “快组合队形!”若陌大叫,生意回荡在林中。

  这些到底是何物造成?!

      福州40中初一:方方猫

第6篇 死亡2——病毒横行3700字

  第三章

  “叽-叽-叽”

  “嗯啊!这猴子不好抓啊!断了手脚还这样有活力!eee……”

  “小心点!”

  “嗯!”

  两个士兵七手八脚地把猴子抬了过来,可是猴子一点恐惧感都没有,反而变得很兴奋,空洞的眼神直直的盯着这两个人看,嘴角渗出丝丝血迹,白森森的牙在阳光下反射着幽幽的寒光使两个士兵的心忽然颤动!

  “MB!这猴子真吓人!”

  “快啦!”

  士兵把猴子放下后卡罗修拔出匕首直直地往猴子的脖子刺去。

  -汲!-一刀下去猴子丝毫无感觉,依然在用着那贪婪的目光看着卡罗修,张着嘴叫着,叫声中似乎夹杂着死亡的呼唤。

  “靠!”卡罗修举起匕首朝着猴子的胸口到处捅去。

  “叽——”卡罗修在刺向猴子的右胸口时,留出了一种黑红,但又夹杂一丝丝蓝色的物体,几秒后猴子不在动弹。

  “MD,原来弱点在这儿!我卡!”卡罗修用他那独有的眼神看着那具尸体。

  “让我看看!”晖轩拿过卡罗修手中的匕首。

  “嗯!”

  晖轩蹲下,戴着口罩用匕首把猴子翻来覆去,深蓝色紧缩的瞳孔观察着猴子全身每一个部位,最后还是把目光投向了猴子的右胸口。

  -汲-晖轩一刀下去,由上而下一下一下的往下一刀一刀的割下猴子左边胸口的肉。

  -呲-突然!猴子的胸口喷出刚刚的液体!喷了晖轩一身,他气愤的用力一割,左胸完完全全袒露在大家眼前。

  “嗯!”晖轩全身颤动了一下,“一……一只虫子!”

  “什么?!虫子?!不会吧!”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“这到底是什么?!”

  -簌簌簌——簌簌簌-又是一阵声响!

  “可恶!全体戒备!记住朝左胸口打!”卡罗修定了定,“朝空地移动!”

  “是!”

  他们到底能否逃脱?另外的队伍到底又是如何?

      福州40中初一:黄瀚文

第7篇 死亡2——病毒横行8800字

  第八章

  第二小队

  “嗯嗯!长官,损失惨重啊!”

  “一共多少人损?!”

  “13人战死!6人战伤!”

  “我卡!这鸟任务!要不行的话大家先退回去把伤员安排好怎么样?”

  “好!”

  “那出发!”

  13人死6人伤,这对于一个仅仅只有50人的小队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!不仅仅这样,他们的弹药也在刚才的战斗中也用了许多,回去是一个不错的退路。

  第一小队

  “嗯嗯,杀虫剂啊!”卡罗修恶狠狠的说,但其中还有一丝丝尴尬。

  “长官!有活干了,七八个的说!”晖轩不紧不慢的讲。

  卡罗修不爽道“我靠!还来!是……?”

  “人and动物,嗯呵!其中一人还挺完整的!是一小妞,呵呵呵……”一是士兵插嘴道。

  “我勒个去,你叫什么,还挺淫贱的嘛!”卡罗修一字一顿地说。

  那士兵贱贱地笑笑“Mynameis瑞特,还有长官,再说下去它们要就来敲门了!”

  “……马上把它们毙命!”卡罗修说着想“名字都这么唉这娃……”

  -砰!-卡啦-砰!-卡啦-……

  ‘不愧是狙击队的,一枪一个!’卡罗修想出神了。

  “目标清除!”淫贱的声音把卡罗修的神拉了回来。

  “哦……”

  卡罗修看看窗外,太阳已经开始偏西,在森林中可能除了他们的队伍,就没有正常了的吧,还有,不知他们还能看到几回阳光呢……

  “长官,饭。”

  一句话使卡罗修回过神,转过身,一盒军粮出现在眼前,他缓缓接过接过打开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“不用!”晖轩笑笑,他明显刚到卡罗修心情不大好,但是此时,谁能高兴得起来呢?

  “呵哼!”

  此时,大家都在想着明天,或今晚,又会发生生么呢……

  此时,大家士气并不高,他们可否活下去呢?……

      福州40中初一:方方猫

第8篇 死亡2——病毒横行1800字

  第一章

  -当当当-

  整个戒备队营地回荡着急促的脚步声。

  “GoGoGo!快点!接任务了!MD!自从几年前的械体反叛(“死亡1——械体反叛”手写的,这素后章……有意加Q761099513……)后都没有这样的大事干了!”

  “是啊!好激动!呵呵!淡定!淡定!”-咔嗒!-卡罗修把尘封多年的电子分析屏安在外钛合金头盔上。

  “嗯嗯嗯!”-簌簌簌!卡啦!-卡罗修的队友若陌把抢该空中旋转几圈后插入右脚的抢械区。

  “技术还不赖嘛?”卡罗修抛了个媚眼。

  “呕哇!恶心!”若陌白了卡罗修一眼,“那还用说,也不看看我是谁!”

  “e……”

  -当当-不一会儿,营地前挤满了人。

  “兄弟们!神圣的时刻到了!终有,又有任务了!新的挑战开始了大家上战机吧!”总领梅尔站在“主席台”?上说的时候差点因为太激动掉了下去。

  “好啊!”全体的人欢呼了起来,“上灰机吧!Let‘sGo!”

  “你说今天干啥去?”罗修问。

  若陌不顾一屑的说“听说是一个小岛上降落了一个奇怪的陨石呢!”

  “是吗?真不错呢!”罗修激动得没话说了。

  “是啊!”一群人乱入中……

  -安静!-广播响起,很明显,梅尔不耐烦了。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-滴……大家记好安全带,抓好扶手,飞船即将下降……。滴-

  “哦哦哦!”

  -哧空,飞船成功降落-

  “呼呼!大家出发吧!”

  “好啊!走咯!”

  -空空空-机舱门缓缓打开。。。

  -轰轰轰-

  “列队!——出发!”梅尔发出命令!

  ……

  等待他们的到底是什么?谁也不会知道!……

      福州40中初一:黄瀚文

第9篇 死亡2——病毒横行41000字

  第四章

  第二小队

  “嗯嗯!好平静呢!也不知道卡罗修怎样了,呵呵!”若陌笑笑,“任务好简单呢!”

  “八乘是去玩了!”沙顿冷冷的说出口。

  “你这个新加进来的警员还挺有意思的呢!”若陌看了看沙顿。

  “哼!”

  “长官!发现一具尸体!”

  一名士兵在一个深沟旁叫着,吸引了许多士兵,若陌缓缓走过来,不顾一屑的瞧了瞧,可是,若陌的瞳孔瞬间缩小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一阵风吹过,那尸体的腐臭和血腥四散而开,那是人的尸体,可是已经失去了头部,胸骨被拆了下来,内脏完全消失!四肢也被撕扯得零零碎碎,地面被血液染红了一片。

  “哼哼!不是人能干的出来啊。”沙顿在一旁冷冷的说。

  “不是人?!那……”一滴汗水从若陌的额头滑下。

  越来越多士兵过来看,有的都吐了。

  “这次任务不简单啊,指不定大家一起死。”沙顿依旧那么平静,好想他毫无感情私的,而且他目光中还有一丝嘲笑的语气。

  “哼哼!”沙顿冷笑了一下,“要找点回家就赶紧出发吧!所有人以防御队形继续前进!”

  -轰轰轰-“是!”

  第一小队

  卡罗修带领着四十七人现空地进发的时候发现了一栋小屋,便带领所有人暂时入住。

  “卡!鸟任务啊!”卡罗修不满地说,“都死了两个人了!”

  这屋内毫无灯光,只能借助从窗户那透进来的微弱的光,死一般的沉寂。

  “所有人守住这里!休息后在返回!”卡罗修顿了顿,“MD!第一次要当逃兵”

  -当——当-破旧的窗户随着风吹动的节奏而摇摆着,那开开闭闭的窗口仿佛是死亡的征兆。这时,屋内传来小声的呻吟。

  “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!”卡罗修讲。

  “是!”

  -喀-喀-喀-

  士兵踩着破旧的地板向内移动,地面发出的声音有规律的响动着。突然!有一个黑影从门口一闪而过!士兵的新绷紧了,脚步声变得慌乱,但是地板的响动丝毫未变,依旧那么欢快。

  -喀-喀-喀-

  要到转交了!士兵冲过去抬起枪,才发现那黑影是一给人。

  “报告!长官!是一个人!”士兵叫着,这是那个人身体在微微发抖。

  “没事的!过来吧!外面是军队,很安全的!”士兵朝那个人喊了喊。

  可是,那人丝毫没有理他的意思。士兵放下抢走了过去,拍了拍那人的肩膀,终于,那人有反映了,他缓缓转过脸来,可是,士兵恐惧得瞳孔去迅速缩小……

  到底是什么事士兵如此害怕呢?现在还是个谜……

      福州40中初一:方方猫

第10篇 死亡2——病毒横行12900字

  第十二章

  -嘎嘎嘎-

  原来是一只蝙蝠。

  若陌摸摸头说道:“e……虚惊一场啊——呼——”

  “是……”还未说完,莫纱脸色立马变了,惊恐的坐在地上,全身颤抖着抬起手指着洞顶,“那……那是……!!!!!”

  若陌缓缓回头,发现一个类似于狮子的东西贴伏于墙面。

  -嗷嗷嗷!-

  深沉的低鸣在洞内所有人的耳边缓缓响起,先前的惊喜一下便被新的恐惧所吞食,在死亡下被刺激的大脑竟没有对行动做出任何反应。

  -嗷嗷嗷!-

  再一次的深深低鸣,与上一次类似,但又不同,此次带着对血腥渴望的强烈感受。

  “啊啊!”莫纱的尖叫把人们的思绪带回,“打……打啊!鬼来了啊!”

  -砰砰砰!-

  夜再次被枪声划过,这一天的行动内,似乎手中的枪重未有过一段宁静的时间。

  第一小队

  “嗯。。嗯,哎,好困啊!这种时间还要夜守,这……”

  -汲!-

  语未必,不知何物手一挥,一名夜守的士兵便血液迸溅。

  -啪-

  士兵轻轻倒地,尸体被缓缓拖入林中。

  “呼!——好冷!哎!”

  另一名士兵端着枪站在栏杆旁,用充满睡意的眼睛环顾四周“啊~~好累。”

  -呼——一物闪过,随即带走了一枚脑袋,身躯在攻击下并未倒下,而是直挺挺得站在那,任由血液从脖颈的大动脉中喷涌而出。

  -滴答-滴答-

  “嗯?什么东西滴到我的头上。”那士兵摸摸头,又放于眼前,在微弱的灯光下,隐隐约约渗透的星星点点的红,从中那士兵似乎明白了什么,可是又说不出一句话,只能机械般的抬头去看。

  -呜呜-

  一只嘴上吊着一颗脑袋的猴子趴于墙面。。。-汲!-扑通-又一个人死去,流星再次划过,似乎在为死亡祈祷……

  “喂!你在干什么呢?”卡罗修不知何时从屋内出来,直径走向那名无头的士兵,“低着头在干什么?……喂!”

  卡罗修立马明白大事不妙,疾步走过去碰了一下那具尸体。

  -扑!-尸体马上倒地,脖内还未喷出的血液一下洒出。

  “啊!大家快醒!危险来了!快!”

  又一次,两队同受袭击,这次,又会有多少人存活?

      福州40中初一:方方猫

第11篇 死亡2——病毒横行10550字

  第十章

  第二小队

  -空空空!-

  “我卡!好冷啊!哈欠!好累吖!!”莫纱讲。

  “哼哼!那到里面一点,然后再生火取暖吧!”沙顿依旧面不改色。

  “切!”若陌对于这整天脸上都挂着“苦瓜”的人开始感到不爽了,“全体整队!拿好火把,向洞内进发!”

  “啊——噢噢噢噢哦!”莫纱在一旁乱叫。

  “……”

  -啪!-

  “啊!谁打老子!?”莫纱大叫,但马上安静了下来,因为此时脖颈后有着一丝丝寒气……

  “是——我——”若陌拖着长音缓缓在莫纱后面阴森森的讲到,“谁是老子?你不想活啦——?”

  莫纱此时不敢言语,但情况所迫,便颤颤抖抖地,可是……

  “当然是您啦!你是老子!嘿嘿嘿!”莫纱变脸的太快了,一下子便笑吟吟的,让在场的人顿时无语。

  若陌有些飘飘然“算你识相!”

  说完若陌边哼着小曲向内走去。

  “呼——安全!”

  -滴答——滴答-

  洞内不断地下冰凉的水使本来就冷的洞一下变得潮湿。

  -呼-突然,一个黑色的人影闪过。

  “啊啊啊!有……有鬼!”莫纱第一个反映到。

  “MD!!!这又是什么?”沙顿烦躁了!

  这到底又是一个什么东西呢?(以特殊原因,所以这一章节较少,so,I`msorry啦!)

      福州40中初一:方方猫

第12篇 病毒大战300字

  今天,阳光明媚,天气晴朗。我估记这是美好的一天。

  吃完午饭,我便趴在了电脑桌上想打一打游戏。我一打开电脑,正想进入我的游戏世界,谁知道一个电脑病毒一下子就蹦到了我的游戏文件里。我想,今天我就好好收拾收拾这电脑病毒。

  我走进厨房里,头顶锅盖,手拿菜刀。跳进了主机里,哈哈被我逮了个正着。他果然在破坏我的游戏,我绝饶不了他。我走过去,给他龟儿一脚尖,被我踢飞了。我跳出了主机又开始打游戏。

  第二天,我打电脑时又看见有一个电脑病毒,我猜八成是昨天那个没错。我又头顶锅盖,手拿菜刀。跳进了电脑里去收拾这电脑病毒,我进去了,果然是他。我又一脚,谁知道他一划摔倒了,没有踢到他,算他运气好。我和他打了起来,打了一会他被我打倒了。我就继续打我的游戏。

  我还以为这是美好的一天,想不到这么倒霉。

第13篇 等待死亡1000字

  等待死亡

  曾听说,在辽阔的非洲大地上有一个古老的土着民族,在他们的部落里每个新生的婴儿在他刚来到人世时就获得了60岁的生命。这就像是在时间的银行里预存了60年的生命,今后,在这个世界上每度过一天,就等于从“银行”中支出了一天的生命。等到存款支尽了,那时,人就得面对死亡。

  虽然这样直观的面对“死亡”令人敬畏,每天面对生命的倒计时也令人有些恐慌。但世间万物都是相对的,同样,生与死也是相对的。那么有生就必定会有死亡。如果把人生比做一本厚重的书的话,那么生就是它的封面,而死则是它的封底。中间的空白页,就是要我们自己来撰写的人生篇章。然而,随着指间书页的一页页滑过,人生时光的一天天飞逝,书是终会被翻到封底,我们,也终将会直面死亡。

  从生到死,这何尝不是一个过程,一次让人敬畏的历练。

  可以说,人生,就是一个等待死亡的过程,从新生儿的第一声啼哭开始,我们就开始了这个情结,一种无与伦比的期待,期待长大,等待成熟,期待快乐,等待幸福……可最后的结局无非就是与世长辞。

  人生是一条没有终点的路,虽然会有死亡,但这也只是生命的一种完结。既然死亡早已是命中注定,不可避免的了,那么就应该坦然地正视它,好好地对待它。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光辉灿烂的生,却不一定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完美的死亡。就像有的人,在面对死亡时紧张、惊慌、恐惧得快要崩溃,而有的人,却能够坦然镇静,从容不迫地走向死亡,原因就在于他们真正地把握住了等待死亡的这个过程,在有限的生命里做完了自己想做的,该做的一切,让生命在人世间没有白走一遭,让自己不带任何遗憾进入天堂。等待死亡,让他们的生命更美丽,这才真正叫做“生如夏花般绚烂,死如秋叶般静美”。所以面对死亡,不要惊慌,不要恐惧,我们所要做的,就是静静地等待死亡的来临,在死亡来临前做完自己该做的一切,完成自己的梦想。好好把握这个等待死亡的过程,让自己的今生活得精彩,活得灿烂,活得有意义,活得无怨无悔。让死亡为今生画上完美的句号,完成伟大的完结。

  就像等待死亡一样,人生绝对是一个等待的过程,正值豆蔻年华的我们也正经历着这样一个过程。你还有人生,你就在等待,你把握了人生,就没有浪费掉等待的时间。然而,生命终会有完结,也许当生命从狭窄漆黑的通道飞向另一个世界的时候,所有的一切都悉然超脱了。但只要我们把握住了生命的等待,努力实现了自身的价值,也就今生无悔。

  等待死亡,最重要的不是怎样地死亡,而是怎样地等待。

第14篇 3.12“死亡日”450字

  啊,天呐,就要发试卷了,该咋办啊,我的数学肯定考砸了,回家肯定又要收到爸妈的合力双打了,还要受到妈妈的“紧箍咒”了,哎,万能的耶稣上帝啊,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啊,发发慈悲,救救可怜的我吧,以后我每天给你们烧香,我跪在地上求你们了。哎,都怪出试卷的老师们,出的那么难,如果我是超人的话,我肯定会代表全银河系来消灭你们……“叮铃叮铃”本来感觉挺好听的铃声现在好像感觉是死神的摄魂铃那样可怕,发试卷了,我心乱如麻,身体不停地哆嗦,手脚不停地冒冷汉。老师开始叫名字了,我的心跳不断的加快,背部发凉,手脚发抖。“张童”啊,到我了,从老师的眼神里我感觉我这次考得不好,我迅速抓挂试卷,一溜烟的跑了下去,我坐到位子上,双眼一合,盖住分数,慢慢地挪出第一个数字“5”,我的心跳又加快了,“哎,算了,人生自古谁无死,反正横竖都是死”倒不如来个干脆,早死也能早超生,我心了一横,掀开了试卷,一个刺眼的“55”出现在我的面前,哎,这次铁定要完蛋了,我仰天长啸,噗地一声,倒在桌子上。

      浦江县实验中学初一:张童

第15篇 死亡诗社1000字

  仅此献给自己,与我同龄朋友和三十年后的我。

  我看《死亡诗社》这部影片大概是三年前的事。而且我还没完完整整的看一遍。因为那其中包含太多,有太多的青春和激情,欢乐和悲伤,感动和麻木------。我难以承受。那太重太重!

  这部影片并不像名字啊样恐怖,而是充满了人性;并不像名字那样死寂,而是充满激情;并不像名字那样走向终结,而是一个个的开始。这部影片讲了在一个古老的学校,校长将所有的学生严格的封锁起来,为的是有更好的名誉。于是学生的天性被扼杀。然而后来有一为教文学的老师来了。他努力的激发学生的激情。让他们撕去书中的老旧死板的篇幅,让学生站在课桌上观察周围的事物,他让学生叫他“船长”。学生们渐渐的释放了内心深出那青春本来的面目。但是这一切违反了校长模式。最终他将那为老师辞退,当那老师离别的那一刻,所有的学生站在了桌子上发出了最有激情的声音:“船长”。

  许多情节都忘了,所以我的概括也许太烦琐,还请原谅。

  “恰同学少年,风华正茂,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,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粪土当年万户侯。”这是毛泽东当初站在橘子洲上的呐喊。也是青春的呐喊。

  如今我们同样正值花季。可是我们本来的面目呢?我们应有的激情呢?到那里去了?那颗年青的心飘到了那儿?我们将它扔到了那去了?

  我们本来应该清醇的双眸,如今变的默然。很多人说那是“帅”,那是成熟。我说那是矫柔造作,那是幼稚!我们正在16岁,却故意装做60岁。我们本应很快乐,却总是故做深沉。我们本来很天真,却故做经历世事。所以我们的眼睛中既没有活力也没有沉稳,既没有冲动也没有淡然。我们的眼神边的浑浊,暗淡。这是我们的悲哀,我们的不幸啊!

  我们怎么呢?90后怎么呢?怎么都成这个样子呢?整天无精打采,懒懒散散。用那自以为很有型的眼神看着周围的东西。不喜欢与别人交流,不喜欢与别人沟通。把自己关在一个小屋中,然后用那同样的无神的眼睛透过窗子观察外面。每天没做什么却一脸的疲劳。

  的确,我们是要疲劳了,装了那么久。当然会疲劳。那么为什么不恢复本质呢?为什么不打开门,走出去呼吸新鲜的空气,然后微笑的对待每一个人呢?为什么不将眼神中的消极抹去呢?

  振作起来吧!现在去洗洗脸,然后对镜子中的你微笑,你会发现其实你笑的样子更帅!然后呐喊一声,喊出青春的味道。

  青春如花。花会因为微笑而更迷人。

  青春如海。海会因为激浪而更雄壮。

  青春如歌。个会因为激昂而更动听。

  青春易逝。所以不要为30年后的自己留遗憾。

第16篇 死亡感悟700字

  今天早上,我家5点多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说我大爷家有急事情,我爸妈马上就去了。下午回来的时候却给我带来了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,我的大爷死了。

  昨天还好好的,今天却死了?让我不相信,我当场就呆在了那里。我真的不敢相信,昨天他还来过,可昨天晚上就死了。当我看到爸爸那红红的眼睛,妈妈那一声声哭泣。我又不得不信了。我感觉自己的心里充满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压抑感、沉重感、痛苦感,我没有理爸爸妈妈,而是缓缓的缓缓地来到院子里,坐在一片荫凉里面静静的想着,想着一些我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的事情。我依然还是不敢相信,因为我大爷的心脏并不是很严重,可为什么!为什么会这样?一个昨天活生生的人今天却安静的死了?

  这时候墙壁上的一只壁虎一口吃掉了一只刚落下的苍蝇。我不由感叹生命的渺小,突然间我明白了,比起那些动物我们人的生命更要强得多,至少我们可以活很多年,虽然不敢肯定,可总比那些昆虫和动物强。我突然又想到,其实我大爷的一生过得很充实,原来当村长的时候为他们村的人做了那么多好事情,现在的儿女都已经成人了,并且都有不少的成绩了,他这几年过得也非常的好、非常得开心。这样的死虽然不能说没有一丝遗憾,但是他的生命依然是那么的明亮、那么得耀眼。

  其实人从生下来他的命运就充满了X未知数,充满了数不尽的坎坷但也有数不尽的快乐、幸福。开心过一辈子是一个样,痛苦难受过一生却是两种不同的结果。既然这样,何必让痛苦的阴影充满着自己的生活呢?事情都是两面性的,也许他的死,对他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。想到这里,我在心里不由得默默的祈祷,祈祷他,虽然灵魂是一种不合实际的说法,但我还是希望他的灵魂快快乐乐,因为他这一生本来就是快乐的,不管任何的灾难。
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sz-ylhm.com/zw/392557.html

与"死亡2——病毒横行2"相关的作文